码报102期资料|正版依可欣码报网址
縣委常委會專題研究開展向徐遂同志學習
轉悲痛為力量 化追思為奮進
6月7日,縣委書記黃海峰主持召開第46次縣委常委會,聽取徐遂同志有關情況匯報,研究向徐遂同志學習等相關工作。
  會議指出,徐遂同志的一生,短暫而光輝、平凡而偉大。因公殉職后,他的先進事跡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作為“四種人”楷模,他用實際行動書寫了一名鄉鎮基層黨員干部對黨和人民的忠誠和熱愛,值得全縣黨員干部學習和銘記。全縣上下要迅速掀起向徐遂同志學習熱潮,學習他對黨忠誠、公道正派的政治品格;學習他扎根基層、心系群眾的為民情懷;學習他勇于擔責、攻堅克難的頑強作風;學習他勤勤懇懇、忘我工作的奉獻精神;學習他低調樸實、樂于助人的優秀品德……【徐遂同志事跡材料】 【詳細】







    把榮譽讓給他人,把重擔留給自己

      ——他是世人眼中的“傻子”
      在王偉霞的記憶中,那是昏天暗地的三個月。為了把征地工作做好,徐遂每天天不亮就上農戶家門,工作從早上七點一直做到凌晨兩點,推心置腹地和村民講政策、量土地,從未喊過累。在全鄉的征地組中,他總是最早出門、最遲回鄉。最難的征遷任務,就是在這樣的堅持下順利完成的。
      “征地后遇到縣里評選‘十佳最美鄉鎮干部’,徐遂同志才是最有資格當選的,可是他絲毫沒有猶豫就把這份榮譽讓給了我……他實在太傻了。”一想到徐遂,王偉霞的鼻子就開始泛酸。

    對自己有“狠勁”,對他人播溫情

      ——他是大家公認的“安心丸”
      2015年,鳩坑鄉剛入選杭州有機茶葉小鎮試點。600多名茶農,他一家一戶地走,茶農管利民講到:“那段時間,常常在天黑的時候碰到徐遂,每次見到他,總是抱著一堆宣傳資料,講有機種茶、講不要打農藥。”
      鳩坑鄉萬歲嶺茶葉專業合作社的陸發田還清晰地記得,為了開發一處800米高的荒山,徐遂拿著柴刀上山砍灌木,等到下山時,腿上盡是“血口子”。這股“狠勁”,感染了陸發田和其他5位茶廠業主,他們投入1000余萬元,升級設備、改進技術。不到兩年時間,鳩坑茶創建成為我縣首個國家農產品地理標志登記產品,鳩坑也被評為浙江省農產品出口有機茶示范基地。

    執著“釘子”精神,甘愿默默奉獻

      ——他是最解渴的“白開水”
      鄉鎮工作千頭萬緒,最需要水磨工夫。“有一天暴雨夜,聽說一戶外地打工的夫妻剛回家,我們和村干部趕緊上門,可兩夫妻卻始終黑著臉不開門,村干部都被罵走了。只有徐遂全身濕透地在雨里站了兩個半小時,農戶打開門那一刻,他仍然笑得一臉和氣。”“另有一次,為做通農戶的思想工作,徐遂在對方家里坐了整整一天,一畝地不厭其煩地量了七遍,從早上七點折騰到第二天凌晨兩點……”
      時任浪川鄉副鄉長的汪家富至今依然記得,徐遂2005年參加工作的第一天,因為看到保潔員忙不過來,便起早義務幫忙清掃大院。開始以為這不過是“新人”的表態,不料這個一掃就是整整10年,直到他調離。

    一把“鐵尺”度工作,兩袖清風好為官

      ——他是油鹽不進的“黑包公”
      徐遂的小姑姑家住金塔村曹家自然村,12個平方的附房沒有得到審批就蓋了起來。徐遂得知后沒講情面,第一時間帶著工作人員將附房進行拆除。徐遂的姑姑在一旁急得直跺腳。“當時我看到他姑姑急紅了眼,現在徐遂不在了,姑姑每天都不停地掉眼淚,想著徐遂的好,這么好的干部去哪里找哦。”村干部洪灶根說。
      還有一次糾紛調解中,一方是徐遂的親舅舅,他在私下里說情,希望徐遂能有所傾斜,但徐遂沒有偏袒,公正地調處了糾紛。村民們的眼睛是雪亮的,徐遂的好口碑就是這樣一點點在村民中傳開了。村民們都說:“這樣的干部我們是打心眼里佩服,百分百地信任。”

    “徐遂真是好到了骨子里”

      記得有一次收繭,繭站很早就開秤了,王芝柏在凌晨3點半也準時趕到了繭站,沒想到徐遂已經在繭站維持秩序了。7點,王芝柏來到繭站旁邊的小吃鋪買包子,剛準備掏錢,老板卻告訴他:“你是教書的王大伯吧,徐遂老早幫你付了錢啦!”
      “徐遂真是好到了骨子里”。現在一提起徐遂,王芝柏的眼淚就止不住往下掉,“每年大年三十,徐遂都會打電話給我拜年,大年初六還會買米買油來看我。他總是跟我說,別人家里條件都挺好,數你王大伯家里苦,得讓你日子過得下去。”

    “這一切改變,都是徐遂帶來的”

      浪川鄉浯溪村張衍林因為犯了錯誤,2010年成了“司法矯正對象”。張衍林對司法矯正非常反感,覺得每個月到鄉里接受訓話,完全沒必要。開始,徐遂總是打電話給張衍林,做他的思想工作,遇到抵觸后,徐遂干脆騎電瓶車跑到浯溪村,和張衍林“面談”。浯溪村距離鄉政府較遠,路上要花個把小時,但徐遂不嫌遠、不嫌煩,一個月去張衍林家四次,一堅持就是一年。
      “沒有徐遂就沒有現在的我”,張衍林說,“在徐遂幫助下,我的人生走上了正軌。接受矯正的時候,我騎的還是摩托車,后來我當了小老板,現在都開上奧迪車,在農村算是事業有成了。這一切改變,都是徐遂帶來的,我和我的家人打心里感激他。”

    “小小一片茶葉,花了他多少心血!”

      作為鳩坑鄉種茶大戶,翠峰村陸發田帶頭種起了新品種“鳩坑早”。
      2018年春節前夕,一場大雪不期而至,陸發田的茶園被冰雪覆蓋。“茶園情況怎么樣?茶苗受凍嚴不嚴重?要不要補救?”電話那頭,徐遂問得急促。在得知沒有大面積受凍后,徐遂仍放心不下,叫上鄉里的茶葉員,火急火燎趕到了陸發田的茶園。
      大雪封山,車子上不去,徐遂就踩著厚厚的冰雪,一步一步走上陸發田800多米的高山茶園上。“凍伏的要及時修剪,還要注意淺耕松土、科學施肥。”和茶葉員一起,徐遂對茶園新品種的幼齡茶苗進行凍傷診療,還開展了防凍技術處理和補救。

    “徐部長真的好神!”

      卷起衣袖,針頭扎進血管,鮮血流進采血袋,臉上一如既往掛著淺淺的微笑。這幾天,每次轉發徐遂獻血的這張照片,鳩坑鄉計生干部余良志都悲痛不已。“徐部生前多次獻血,我這做衛計工作的都不知道,他真的是太低調了。”還是無意中,才知道了這個秘密:2017年8月11日,鳩坑鄉組織無償獻血活動。“徐遂,名字好熟悉啊,好像每年都獻血的。”拿起獻血表格,獻血辦的工作人員嘀咕了一句。
      “我們的徐部竟然似‘神’一樣的存在,大家似乎從來沒發覺,徐部,他真的好神!”當獻血表被“挖出”,各項榮譽證書被找出來時,同事們才發覺,36歲的徐遂在鄉鎮工作的13年時間里,兩次榮立三等功,連續六年工作考核優秀,獲得縣級優秀共產黨員、省優秀農村指導員等榮譽,還曾把應得的榮譽讓給別人。

    “順手的事情徐遂做了很多”

      “小年輕起得晚,但小徐真是個例外,不管多忙多累,也不管別人的質疑,每天清晨五點,他都會準時打掃鄉大院,春夏秋冬,雷打不動。大院人來人往,地上難免留下煙頭等垃圾,他每天得花半小時打掃。讓人難以置信的是,這一掃就是十年。” 時任浪川鄉人武部長的洪仙軍,與徐遂共事10年,可以說是看著徐遂成長的,往事歷歷在目。
      有的同事也跟他一起掃過,堅持不了三天就“投降”了,但徐遂從來沒有放棄過,不管加班多晚,都會早起,把鄉大院打掃得干干凈凈。“有段時間,徐遂去外面掛職鍛煉,但每次回到鄉里,第二天一早還是會起來打掃,這種恒心已經深入他的骨子里了。”浪川鄉人武部長陸健說。

    “想都沒想就跳進冰冷的池塘”

      “徐遂就是這樣,面對災害、急難險事,他總是第一個沖上去,最后一個撤退。”浪川鄉退二線干部鮑善平說,2011年冬日里的一天,浪川隧道口發生一起車禍,一位村民騎電瓶車,載著放學的兒子回家,被一輛車撞倒,小孩被撞飛到路邊的池塘里,現場慘不忍睹。徐遂趕到時,沒有一絲猶豫就跳下冰冷的池塘,把小孩撈了起來。
      “農村里有種忌諱,即有家室的人,還有年輕人是不能撈尸體的。但徐遂根本沒忌諱這些,大冬天啊,想都沒想就跳進冰冷的池塘里。”鮑善平哽咽著說,車禍的事情,同事們都知道,但徐遂跳進池塘把小孩撈起來的事,鄉里很多同事至今都不知道。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同事胡雪蓮至今記得,2012年到浪川鄉報到,被安排在綜合辦,由于身份轉換,工作茫然無措,是徐遂那句“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點醒了自己。當時的徐遂說,這句話知易行難,很多時候,換了新環境或要學新本領時,難免有畏難情緒,我們應該迎難而上,當逐漸適應新狀態、學會新技能后,回過頭就會發現,其實也不難。
      看到綜合辦繁復的工作讓胡雪蓮產生了倦怠,徐遂又送給她“簡單的事重復做,重復的事用心做”這句話。“聽了徐遂那番話,真是茅塞頓開!倦怠情緒一下就沒了,更是琢磨起別的工作來,業務能力有了很大提升。”胡雪蓮說,從新手上路一知半解,到獨當一面主持科室工作,離不開徐遂的鼓勵和肯定。

    那一聲“我走嘍” 竟然成了永別

      “我上班嘍!”妻子孫彩鳳正在煮稀飯、煎雞蛋,徐遂從廚房門口探過腦袋。像最最平常的清晨一樣,孫彩鳳回了一個淺淺的笑臉,“哦!”誰能料到,這竟是他們夫妻最后一次對話。
      “徐遂在家里話不多,是個靦腆的人,但對他爸媽、我爸媽,對我和‘跳跳’都很好,讓人感覺很踏實。”出事前一天,徐遂在千島湖鎮有公務,住在了家里,他輔導兒子“跳跳”做作業,和他說了晚安,還專門去看了自己修好不久的晾曬架……再回想起這些,孫彩鳳的眼眶紅了,“也許這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
      這幾天,徐遂的同事、朋友去看望孫彩鳳。“他來不及做的,我總要幫他做一點”“他不能再承擔的責任,我擔著。”孫彩鳳輕聲卻堅定的兩句話,讓來訪者動容。

    他是個好孩子 從小夢想當兵

      父親徐志貴說,徐遂從小就聽話,給他一個蘋果,他都要問姐姐有沒有;上學后給他5毛零花錢,他還要拿回來還給我。小時候的徐遂還很崇拜軍人,喜歡玩打仗的游戲。有一次家里請木匠箍木桶,他自己把木匠不要的弧形木板撿起來,要父親給他做把“木殼槍”。“‘木殼槍’是他的‘寶貝’,以前一起玩,其他東西都可以分享,就不舍得它。”表弟徐昕說,后來“木殼槍”因為拆房子丟失了,徐遂為此傷心了好長一段時間。
      正因為有著當兵的夢想。徐遂初中畢業后,罕見拒絕了父親讓他讀中專早日賺錢補貼家用的建議,堅持上高中。報考大學時,他更一連報了好幾個與“兵”有關的專業,最后被浙江工商大學武裝部專業錄取。徐遂如愿以償穿上迷彩服,接受了4年軍事化的管理和訓練。

    虧欠家人良多 盡心盡力彌補

      徐遂家境不富裕,2010年,父親徐志貴在打山核桃時,不下心從樹上摔下,傷到了脊椎。第二年,母親又腦溢血中風,在醫院昏迷40多天,醒來后癱瘓在床,直到這兩年才能拄著拐杖走走平路。就是這樣困難的時候,徐遂也只是請了自己的年休假,沒有向組織提出其他要求。“他不是不關心父母,在醫院的時候,他什么事都搶著做。只是他的工作太忙了,只能是多打電話來問問我們父母的情況。”父母住院,都是徐遂的一幫子姑姑、姑父和孫彩鳳一起輪流照顧的。也正因為父母生病,徐遂和孫彩鳳預訂的婚紗照都沒有拍成。
      徐遂也知道自己虧欠家里太多,只要在家,他就盡量幫忙分擔。洗衣服、做飯、擦桌子拖地……他搶著做完所有家務事,并把家里壞掉的家具、小家電修好。

    码报102期资料 六开彩开奖现场772773 今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的走势图 吉林11选5推荐 今晚开奖询开奖 时时彩80组选混合必中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三分赛车 安徽时时规则介绍 胜负彩14场都中了 英国幸运五分彩走势图